ABOUT ME       ARCHIVE      回首頁      LEARN       FEEDS

2015年11月26日 星期四

粉紅佩佩豬教我懂的「老生常談」





作者:李宣澤

今天經過南海路附近的一家兒童書店的時候,不經意瞄到櫥窗裡一隻「特價 1100 元」的粉紅佩佩豬 —— 突然,那種「啊,好想買給誰讓她開心一下」的情緒,讓我理解了男人想要有家庭、小孩的原因 —— 不就是想要讓努力有個「聚焦」的對象嗎?

如果原生家庭不需要他特別拿錢回家,在沒有結婚、生小孩之前,男人努力的意義通常是漂泊不定而且薄弱的:可能我今天是為了我的「夢想」而努力;明天突然開始為了「某個很想買的東西」(法拉利、小套房)努力;又或者,上班被同事看扁,又開始為了「爭一口氣」而努力⋯⋯

而因為沒有一個聚焦的目標,難免會搞不清楚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也就會嫌東嫌西,或者對目標可有可無。有時候,就這樣莫名的把自己給困住了。

2015年11月18日 星期三

105年台大家庭醫學科第一年住院醫師面試題目猜題與實戰記實:活菌減毒疫苗口訣







印象中是從大五擔任實習醫學生時開始吧?「活性減毒疫苗」一直就是我背了考、考了忘,忘了又必須重記一次的夢魘。「卡介苗、水痘疫苗、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疫苗、口服輪狀病毒疫苗、口服沙賓小兒麻痺疫苗」這麼一長串到底要怎麼記啊?真是讓人頭痛到不行。


但偏偏內科、小兒科、家醫科都要求學生把這張清單背起來,對於想要走家醫科的我來說無疑是無法偷的懶。因此,還是拿出壓箱寶 —— 「口訣」加上「圖像化」記憶法,最後成功滾瓜爛熟,忘也忘不掉。就來跟大家分享一下吧!


首先,是常見的「減毒活性疫苗」,有六項(綠色為常規接種):


  1. 口服輪狀病毒(rotavirus)
  2. 黃熱病(yellow fever)
  3. 口服小兒麻痺(oral polio vaccine,OPV)
  4. 水痘(varicella)
  5. 卡介苗(BCG)
  6. 麻疹德國麻疹腮腺炎三合一(MMR)


口訣如下:

這串口訣是什麼意思呢?請看圖解

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105年台大家庭醫學科第一年住院醫師面試題目猜題與實戰記實:家醫制度關鍵字篇





作者:李宣澤

關鍵字清單



  1. 3C2A
  2. 三段五級預防策略
  3. 代謝症候群
  4. COPC
  5. 五全照護
  6. DNR(Do-Not-Resuscitate)與預立醫囑(Advance directive)
  7. 醫療群
  8. 四癌篩檢
  9. 成人健檢
  10. 常見成人預防注射






2015年11月15日 星期日

105年台大家庭醫學科第一年住院醫師申請:基本資訊篇





時間:104 年 11 月 15 日(日)上午 9 點開始
地點:台大醫院東址(新大樓)二樓會議室




考試類別:2 題面試,各 5 分鐘,無筆試

人數與分組:我們今年有 28 人應徵,兩個階段的面試各分為 ABCD 4 組。
每組在不同的會議室中和醫師面談,抽完題目到回答前有一段時間可以在外準備,
原則上等待時「不能翻書和查找電子用品」,但沒有限制能不能拿筆記本出來整理思緒(或者直接把字寫在手上),所以應徵者可以善用這段時間把腦中的資訊邏輯、層次化。




105年台大家庭醫學科第一年住院醫師面試題目猜題與實戰記實:個人特質篇





作者:李宣澤


前言:這次準備申請上網爬文 .... 發現相關資訊極少且凌亂(奇怪?不是每年都有上千人在面試住院醫師嗎?)所以雖然還沒確定錄取,還是把自己的準備過程整理起來,希望對之後的人會有幫助。

會分成幾篇,這篇是「個人特質」,也就是常說的「para-medical」的問題,基本上跟各行各業的面試異曲同工,大家可以參考我臆測的題目和預先準備的答案


說明:紅色字為「猜中」或「實際被問」的題目




2015年11月13日 星期五

學生,其實是被豢養的豬?

作者:李宣澤

越長大,就越是覺得,「學生」真的是一種很特殊的物種。


他們被豢養在一個又一個的用鐵欄杆、玻璃窗築起來的小圈圈裡面(學校、補習班,家庭) ,然後不知不覺天真地以為這些就是人生的全部。下了課就是打球念書約會電玩殺時間,不用煩惱未來的人生規劃,不用煩惱經濟的變動如何影響他們未來二十年的生活。

每天需要做的,就是搞清楚下一條物理公式的意義,把國文的註釋背的滾瓜爛熟還有排比跟譬喻的差別,以免考試時忘記被扣分;然後,最重要的,當然是期中、期末考的考試範圍是到第九章還是第十章,以及考完之後的學校排名上升還是下降。但到底為什麼要考試?考上了「明星高中」或者「頂尖大學」之後要幹麻?「到時候再說」。

回頭來看,這樣的保護 —— 或者說放任、麻痺 —— 對學生真是一點好處都沒有。以我為例,我到大三之前,完全不覺得自己跟這個社會有什麼關係,也不特別認為自己是「這個社會的一分子」。我不會想著:要如何透過「貢獻他人」,來換取安身立命的認同及財富?也不會想著我現在所學的東西,到底跟未來我的工作有沒有連結?沒有,我每天想的就是小考、大考、期中考、期末考、同學的八卦誰喜歡誰、誰討厭誰、誰被排擠,以及這學期要加入吉他社還是手語社,決定因素是哪邊的學姊比較正......

咦?差點忘了我高中唸的是男校,所以學姐得大學才有。

總而言之,在小圈圈裡,我活得好自在,像【誰搬走了我的乳酪】裡的小矮人哈哈。

回頭來看,真的是狹隘到一種極致!窄得連回想起來臉都從額頭紅到鎖骨,當時還以為當上了合唱團的公關,到校外參與了一兩場演出,就算是「活躍」了呢。或許父母師長並不是故意的,因為他們受到的教育,甚至他們現在過的生活也就是這樣,但是在這個不再是「避免」變動而是必須「適應」甚至「擁抱」變動的今天,如果我們每個人還期待能夠活得跟學生一樣,只要在一個一個小圈圈裡面「顧好本分」,而不是想著要保持適當的彈性與開放的心胸,去創造更多的連結、開拓更大的視野、發掘更多的機會......

那會不會在五年、十年之後,我們就受到的衝擊,跟學生剛變成「社會新鮮人」的時候一模一樣呢?再度陷入那個什麼都不會,多做多錯,有如「路障」的窘境?甚至做出一些讓人想了三天三夜也想不出為什麼的「傻事」?



只是那個時候,我們可能已經沒有這麼多的時間,來彌補認知上的不足,社會、家庭,以及經濟壓力也不會給我們這麼多機會,靠在大樓玻璃牆上望天自省了。

如果時光倒流,我會希望我高中暑假的時候,少打點電動,到私人公司端端咖啡;

我會希望我大學暑假的時候,早點開始家教,爭取企業實習的機會,哪怕沒有薪水。

日本作家松浦彌太郎在【假如我現在25歲,最想做的50件事】當中提到:
「收入的多寡,和能帶給他人的感動成正比」。
這個「以他人為中心」的意識,想來正是重視「個人」考試成績的台灣教育中最欠缺的 —— 也難怪很多人想賺錢卻死命賺不到;有些人只想著他人的好卻不知不覺生活優渥。我不知道這些年來「分數至上」的觀念是否有所改變?但看著 12 年國教基測改會考補習班依舊林立,想必這根深柢固的宿疾要想痊癒?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覺得這篇文章有用/有趣嗎? 請按讚或分享; 
或者對於台灣「分數至上」的教育有任何想法,歡迎在下方留言版留言。







2015年11月9日 星期一

【投影片】2015 最新高血壓診斷與治療指引




投影片:連結



傾聽,暖男閒聊的真諦 —— 你也可以



電影【高年級實習生】中,勞勃・狄尼洛飾演的男主角 Ben Whittaker ,運用成熟的人生經驗,輔以溫柔、穩重的閒聊與傾聽,不僅收服年輕人的心,化解世代隔閡;溫暖了表面堅強,內心徬徨的女主角;也幫自己找到喪偶後的第二春,70 後人生,越活越精彩。 
人生,或許沒辦法先寫好劇本,但擁有正確的閒聊心態,確實能在關鍵時刻為我們爭取盟友、建立網絡、鞏固資源。姚詩豪老師的【第一次閒聊就上手的系統化作法】,是宣澤上了一次不過癮,再來一回,並敢用人格擔保推薦不可多得的好課之一。以下這篇「複訓」心得,希望對正在評估課程是否值得投資的您,有所幫助。

2015年11月6日 星期五

【改標題練習】光明分子東門店


作者:李宣澤

如果是我,
會寫「你值得一副好眼鏡」,
而不是「你需要一把好眼鏡」。

除了單位詞更精準之外,
「需要」也給人一種命令、教訓的感覺,有讓潛在顧客不舒服的風險。

相對地,「值得」給人一種尊榮感,感覺店家體貼著我們辛苦的人生,不知不覺就想走進店裡看看他的提案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家店的產品似乎蠻有名的,大家有經過可以來逛逛。


2015年11月5日 星期四

醒醒吧!他/她沒變,是妳/你變了




有些人總把「蜜月期」結束當成世界末日,然後不斷自問「我該如何恢復激情」,說實話,我總覺得這樣的問題,愚蠢。

因為人腦的設計本就希望我們追求新鮮刺激:豪華的旅館一個月就會想家(不相信請問 Gloria Yang), 頂級的牛排連吃七天也會噁心。除非你的另一半永遠有用不完的創意變出一萬七千八百六十萬種花招,否則激情淡化完全可以預料,雙方都要接受,也應該互相體諒。

2015年11月1日 星期日

宣澤的道歉與補救:有關筆記公益場「贈書」

大家還記得,宣澤曾在 7/19 的筆記公益場,承諾大家會送出三本【三年後】嗎?

真的很抱歉,因為後來進了醫院工作,心得的評選一直遲遲無法完成,這三本書也就一直沒送出。雖然大家都很好心沒跟小弟我計較,但答應大家的事情一直沒做到,夜深人靜時,我總覺得好像欺騙了大家的信任,連帶對自己的人格也產生了質疑。

所以,我今天做了個決定 —— 【雖不是個完美的做法,但希望大家能夠接受。我把三本【三年後】的書錢,合計 1050( = 350 X 3 ) 元,直接再捐給我們當初勸募的對象陽光基金會,而我選擇的專案是「燒傷及顏損者生心理重建服務基金」。

希望大家能接受這個折衷的做法,也原諒宣澤對自己時間管理能力的高估。如有任何想法,也歡迎留言批評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