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ME       ARCHIVE      回首頁      LEARN       FEEDS

2015年5月22日 星期五

閃文慎入│為什麼你還和我在一起?(下)

作者:李宣澤








































理由三│人非聖賢,月有圓缺,何不共進?

外在、個性之外,我選擇在無數紛爭之後仍和 Gloria 繼續一起走的第三個、也是最重要的理由,就是我理解到人非完美

有 follow 我的部落格的網友們一定知道,我和 Gloria 之間雖說沒什麼灑狗血一哭二鬧三上吊的連續劇,但有一陣子看起來也真像是歹戲拖棚 ──尤其是2014年年中到年底那段時間,我部落格上有關兩性關係,那些帶點灰藍色憂鬱的文章,幾乎都是這段時間內的產物。

現在回想,那時候過的可真是啊!半年後要醫師國考,我卻連一個字都念不下;每天起床就是打開 iPad 收雞蛋種小麥 一路種到傍晚,要不就是翻開筆記本剪剪貼貼連飯沒吃就過了中午 ── 總之,我除了自己有興趣的事情之外,該做的事情(念書)半件都做不了。如果那時候不是剛好認識一群好朋友,外加拼命花錢上課投資自己轉移注意力,我真懷疑自己會不會在憂鬱中跨越2014年

B99 J組,你們可能從來不知道,
你們對我有多麼重要。

為什麼我把自己搞得這麼慘?因為我原諒不了她當時對我做的事情。

這邏輯有點怪吧?我不原諒她,應該她過得很慘才對,怎麼會是我過得不快樂呢?

由於一篇文章兩千字實在沒辦法把這段故事再從頭說一次,如果有興趣還請參考這篇《我是受傷的人》。但總而言之,當時的我一直堅持著「我沒錯」、「我問心無愧」、「我是站得住腳的一方」,於是我不願意跟當時被我視為罪人的她好好坐下來談談,聊聊彼此的真心話。

你說這重要嗎?重要,因為我內心最渴求的,其實就是和她好好談談。

因為當時的我,其實內心很清楚 ── 雖然她做出了一件我完全不能接受的事情,對我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傷害和衝擊,但她不是壞人。以她的外在條件和社交手腕,她想要有多麼精彩的私人生活(這段話我盡量含蓄啊),根本比要現在的我背誦九九乘法表還簡單一百倍。

更何況,我和她之間沒有婚姻之約,她要想怎麼著,理論上我也無權過問。

但有趣的來了,為什麼她最後決定回來了呢?

為什麼要回到我這個目前沒名,以後也未必有錢 醫師難當啊 的窮小鬼身邊呢?

這個問題我一直不想去想,也逃避去想。因為我當她是個罪人嘛!罪人回來懺悔,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可直到讀了《被討厭的勇氣》這本書中的「目的論」,我突然感覺紮紮實實地被「唰!唰!唰!」甩了三個巴掌,這才決定放下自尊,好好地面對自己內心的黑暗。「目的論」的大意是這樣的:



「有一個人對走出屋外有一種恐懼,只要踏出一步,就會心悸、發抖。若由傳統心理學的「決定論」解釋的話,會解釋成一定是因為這個人的過去有某些原因造成心理創傷,導致他現在無法走出去。 
但從目的論觀點來看,是因為這個人不想走出去,所以製造出不安的情緒,然後產生心悸、發抖的症狀,來達成他的目的。他不想走出去的原因才是我們需要關注的,而非症狀本身。 
如果只聚焦在過去的原因,就會落入「決定論」;「目的論」強調事件本身沒有對錯,關鍵是我們要選擇為了事件而感到痛苦?還是從事件中找出讓我們變得更好的意義
換句話說,不要由經驗來決定自我,而是由我們賦予經驗的意義來決定人生。」

回到我的經驗:我原本宣稱的是「因為她對不起我,所以我過得很慘」;但以目的論觀點,會不會其實是「因為我想要過得很慘,所以一再強調她對不起我」?

你說,李宣澤你瘋了吧?過得很慘對你有什麼好處?

咦,有趣的來了。就像上文中的例子,不敢踏出門,對那個人可能有什麼好處呢?

其中一種可能,就是他可能對自己的長相沒信心,怕被人家笑,如果說自己怕出門,就可以名正言順地逃避社交場合,當然就不會被笑啦。所以他寧可冒著一輩子不敢出門、失去機會的風險,也要躲掉這種被嘲笑的可能。

那對我來說呢?如果我一再強調她對不起我,我就理所當然可以過得很慘、很低潮、很墮落。首先,我可以逃避念書的責任(念了小學六年、國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學七年,誰不想好好休息一下?)、可以正大光明泡在電玩跟漫畫裡面什麼都不管(最後一次有這種享受,要回溯到兩年前大學六年級時的寒假了),再來,還可以理直氣壯地對她這個罪人頤指氣使。叫她給我立刻出門就出門、不許社交就不許社交,好言好語也免了,「反正過去對你這麼好也沒好下場」......

我就可以大大方方地當隻鴕鳥,忽略一切責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表面上我把自己搞得很慘,但那種墮落(爽)無疑是我期盼的逃避 ── 只是之前沒有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



所以,你說她沒做錯事情嗎?她是有錯;但我這樣利用她的錯,卑不卑劣?

回想起來,真是卑劣。所以看到「目的論」,才覺得自己被搧了耳光。

也就是因為意識承認到自己性格上的怯懦和缺陷,發現自己也沒像先前堅持地那麼「問心無愧」,我才得以開始用比較中立和宏觀的角度,來審視和她之間的糾結。

當然,結局大家已經知道了。雖不是什麼完滿幸福快樂的大結局,但總之是一路溝通、協調,然後走到了今天。我們常常叨念著「人非聖賢」,古人也常常告誡我們「月有圓缺」,客觀的事實都能有一體兩面的解讀,更何況是人?

圖片來源:julia-aurora.deviantart.com

我會格外在意她的私人關係,不就跟我喜歡她的第一個理由(外在)對其他異性也有具有吸引力有關?且不正是她對所有人事物的好奇心,加上我曾經對她的忽略和傾聽不足,才釀成了 2014年中到年底那段的歹戲?

我常常羨慕有些情侶、夫妻宣稱兩個人彼此非常契合「眾裡尋他千百度,尋著一世好歸宿」。至少到今年為止,我覺得自己沒這福氣,因為我和 Gloria 實在是太像又太不像,所以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彆扭根本家常便飯。但在和她相處的過程當中,我也因為她的開朗、活潑、古靈精怪,真的逐漸從一個自我中心的傢伙,變成一個更柔軟、有彈性、有趣,也更有自信的男人。以至於我回想起對初戀情人 Chloe 的自私和無理要求,都汗顏不已 ──

覺得 Chloe 怎麼這麼倒楣?遇到除了會考試,心智、情商完全不成熟的我。

所以,一旦領悟到自己和對方都不完美,只要彼此還願意溝通、互相做出不太離譜勉強的調整,又有什麼理由不一起走下去?當然,講得這麼冠冕堂皇,不代表一定會和她步入禮堂。畢竟我的老媽實在是一個太全能的女強人了,以至於我對女朋友老婆的標準完全不是同一件事情。但無論如何,以男女朋友繼續相處,目前看來,還挺行。





結語│反求諸己,互相信賴

最後,我給 Gloria 一個結論 ── 一個從4年前我第一次在《愛是一切的答案》這本書看到,並且始終掛在心上的一句話。


「愛是一個動詞,不是形容詞。」


更具體地來說,這本書的作者芭芭拉,安吉麗思認為是一個選擇,是一系列行動。就如《愛的真諦》這首歌所描述的:


當你不爽不悅不開心的時候,選擇忍耐,這是愛;
當你有愁有苦有傷痛的時候,選擇包容,這是愛;
當你有疑有憂有嫉妒的時候,選擇相信,這也是愛。

一旦理解了愛是動詞而不是形容詞,為什麼和她繼續在一起?答案就不再是好萊塢電影裡那種「因為我對你很有感覺」的浪漫情懷,而變成一種無趣、嚴肅而且絕對不會被寫進小說裡的信念。我不知道會不會未來某一天,突然發現和她在價值觀上有極為嚴重的齟齬,而最終仍然走向分手?但我只知道,在我的影響範圍內,我會繼續堅守這樣的行事準則,去每一個願意把青春奉獻給我的女孩。這是我身為一個XY染色體擁有者的承諾,也是我李宣澤給自己一輩子的標竿。

於是我問她:「這個答案,你可以接受嗎?」

她說:「嗯,還可以

(恁阿嬤咧 XD...........)